君且意

博爱党,日常潜水,不定时更新^_^

【all27】b站那些事儿(大学梗+b站梗)

emmmmmm昨晚太困了忘了发,存稿没了,又要开始赶稿子了
————————————————
【三】
啥?你问标题?╮( •́ω•̀ )╭标题被列恩吃了(°ー°〃)
既然是开学第一天,自然是领完书本就没啥子事儿了,所以纲吉寻思着要不要做个直播。
纲吉是b站的一个游戏实况up主,因为声音好听加上性格也好,时不时有个声控福利,粉丝多到飞起,当之无愧的大神ପ( ˘ᵕ˘ ) ੭ ☆
不过纲吉也有一点苦恼,就是他的粉丝喜欢把他和别的up主凑cp,本来纲吉也觉得没什么,毕竟他也是个腐,但!是!每个cp里他都是下!面!的!
纲吉:喵喵喵???
纲吉特别想掀桌子,他想说,“特喵的劳资这么攻怎么可能是受(╯‵□′)╯︵┻━┻”
放弃吧纲吉大大,这是all27文,别想攻啦(/≧▽≦)/~┴┴ “唉:-(”他叹了口气,还是带上耳机,进入直播间。
你问山本和狱寺哪里去了?你猜~(´▽`ʃƪ)
“大家下午好啊,这里是阿纲。”他轻笑一声,开口。弹幕顿时炸了
【啊啊啊啊啊言纲大大下午好ww】【呜哇大大声音苏炸qwq】【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下楼跑圈啊啊啊】......
顺带一提,纲吉的ID是言纲。
纲吉点开游戏,开始做介绍:“这个游戏叫做《在这里吗?——床底下的你如此迷人》卖家说这是个恐怖游戏......唔,似乎是3D游戏呢。”他刚刚点开,屏幕上就突然跳出一个画面,是一个大概十一二岁大的女孩子,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手上握着一把染 血的刀,站在一间充满各种刑♂具的房间里,地板上、墙上都有干涸的血污。
“你逃不掉了哟~”她张开口,用一种几乎病态的语调说出了这句话
艾玛什么玩意儿,纲吉手一抖,点击了关闭。
“啊手抖。”他瘫着一张脸重新点开了游戏
【hhh手抖】【阿纲的理由是真奥义·无可挑剔hhh】【艾玛蜜汁手抖23333】
纲吉点开游戏,选择性无视了那渗人的语音,开始介绍这个游戏的大概内容:“卖家说这个游戏讲的是‘病娇女和她的已婚哥哥的囚禁play后的bad end生活’虽然听起来有些不负责任吧,不过病娇什么的只要是二次元就都能接受啦。”
【病娇点赞】【囚禁play嘿嘿嘿】【点赞加一】【就我一个人注意到了是be结局吗qwq】【你不是一个人】
鼠标一甩,他点击了“游戏开始”。开篇就是封面的妹妹酱,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唉:-(要不是兄妹结婚不合法其实和妹妹结婚也不错,”纲吉顿了一下,想到了三浦春,“不过不要太丧心病狂,我不大吃得消。”不过幸好三浦春不是他妹妹。
【心疼心疼】【心疼加一】
刚开始妹妹与主人公聊了会儿天,随后在“哥哥,你最近要出差吗?”的问题后面蹦出了两个选择“①是啊,和我心爱的柰子(妻子)一起。②嗯,不过我很舍不得你。”
犹豫了一下,纲吉分析道:“如果选①的话,我认为妹妹会暴怒然后开始囚禁play吧,所以......还是选②比较妥当。”话音刚落,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①。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hhh口是心非的阿纲】【hhhhhhhhhh莫名觉得这样的阿纲好傲娇】
接着果然,妹妹十分生气,“哥哥就一点也不想念我吗?”接着跳出两个选择,“①不啊,但是果然还是工作比较重要吧②不,我会很想念你的。”
纲吉继续分析:“选①的话,我认为下面就是囚禁play了,选②的话可能会活的更久,所以...”
“我选①。”
【沉迷阿纲无法自拔】【阿纲你怎么可以这么任性呢233333】【这样任性的阿纲好受啊啊啊啊】【加一】【加二】【加10086】
选择①之后,妹妹扬起一抹诡异的笑:“那么哥哥你就永远陪着我吧~”
【感觉我以后都无法直视~了】【有点渗人】【妈呀配着这个BGM好可怕...我我我一个人在家真的好怕QAQ】
“嗯?你一个人在家?”纲吉注意到了那条弹幕,“那我把音乐🎵关了吧。”说着,他关掉了游戏的BGM。
【谢谢阿纲qwq】【啊啊啊阿纲真的超——暖啊啊】【woc这个大大好暖,瞬间圈粉prprpr】【加一】
接着画面渐渐模糊,等到画面清晰的时候,纲吉飞快的点快进。
“少儿不宜。”他淡淡的解释
【呜哇刚刚那画面】【希望呻吟有配音!】【少儿不宜hhh】
画面显示被囚禁的第二天。
(我得逃出去才行,现在的妹妹绝对不正常!)
接下来是两个选择,“①从正门出去然后被发现②从窗户出去然后摔断腿被发现。”
woc见鬼了这什么选项!?纲吉揉了揉太阳穴,说:“总之这两个选择都会被发现所以为了死有全尸还是选①吧。”
选择①后,妹妹笑的一脸灿烂:“哥哥居然想离开我,好伤心💔啊~~那么为了把哥哥永远的留在我身边...这双脚,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
“要是我有妹妹也这样的话我一定先把她囚禁play。”纲吉木着一张脸吐槽
【病娇可怕】【阿纲好像黑化了...】【天哪阿纲你怎么了qwq】
接着是一幅主人公失去双脚的图,纲吉淡淡的瞎说着:“此类行为涉及暴力,建议大家可以尝试。”
【hhh阿纲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23333】【阿纲你别这样红红火火恍恍惚惚hhh】
妹妹端来了异常丰富的早饭:“啊——哥哥,该吃早饭了哟——”妹妹抓住主人公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口,然后将一勺子饭菜塞入他口中
【woc感觉妹妹好邪恶】【加一,那个动作】【加二】
然后主人公就双颊绯红,双眼迷茫的看着妹妹。
“我猜他的内心想法一定是这一勺子啥玩意这么烫。”纲吉撑着下巴打了个呵欠。
【噗哈哈纲吉你别这样】【一秒坏气氛hhh】【阿纲大大困了吗?要不然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阿纲看了一眼钟,摇摇头,轻笑几声:“无妨,这个游戏应该快结束了。”
接下来妹妹收拾完餐具之后,就开始拿着一柄刀乱舞,嘴里不停的念着“合体合体”“在一起”之类的话。
主人公看着这样的妹妹,心中充满了惊惶。随后跳出来主人公的心理选项“①好可怕...我该怎么办?②这种感觉很糟糕,我想知道究竟为什么妹妹才会变成了这样。”
纲吉浏览了一眼,便选了②“②偏向于描写回忆杀,不出意外的话这可能是剧情的转折点。”他说。
游戏画面渐渐淡化成另一副场景,那是幼年时期的妹妹。她搂着主人公的手臂,身躯微微发抖,裙子上红圈点点。背景是一条小巷,小巷的尽头依稀可见人首分离的成年人的尸 体。
主人公:“我记得那天妹妹穿的似乎是纯白的连衣裙,当时我与她在街上走散了,再次找到她时裙子就变红了。远望去找到她时,她似乎正从小巷中走出来……捂着小腹。第二天就去医院买了什么药,那是……”
一道脆如银铃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哥哥……”语气中满是病态与偏执。“什…什么?”主人公浑身一颤,结结巴巴的应道。
[woc我好像看到了结局…人首分离!?]
[你不是一个人!]
[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嘤嘤嘤]
[好可怕啊]
纲吉托着下巴,眯起眼,道:“呵。差不多该结束了。”
“我们,”妹妹放轻声音,靠近主人公的耳朵说,“在一起,好不好?”说完,她便向主人公的身体注射了某种药物。
[前方高能!]
[突然想起这是个恐怖游戏,这种发展?]
对话选择:“①推开妹妹②答应妹妹。”
[这怎么选_(:зゝ∠)_]
[Ri’o满心绝望,无论哪个都是bad end走向哦?]
“看起来这是最后一个选项了啊。”纲吉说,“嗯……①。这样应该改可以解开目前为止的大部分谜题。”
[QAQ,我还不懂这个故事讲了啥。]
[+1]
[我也……怎么揭啊……]
主人公试图推开妹妹,却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原来妹妹注射的是肌肉松弛剂。他开口,也发不出声。
妹妹狂气地笑着斩断了主人公的头。头咕噜咕噜地滚到床底。
“啊,那时的药原来是她早料到会如此而备好的肌肉松弛剂啊。”在大脑死亡前,主人公如此想着。
[woc神发展!]
[maya果然恐怖与推理永远不分离么!!?]
[结尾点题,加分!]
再调到游戏界面后,游戏界面变成了主人公跪着无脚,双手被迫着高举过头顶,而头没有了,怕是滚到了床底下吧。
游戏选项多了个“更多版本”。
纲吉一个手抖点了进去。然后发现这!个!游!戏!只!是个游戏前传!而正剧还在制作中!
“啊再也不玩这种游戏了,大家挥挥。”纲吉说“今天直播结束了。嗯再见。”
[阿纲挥挥~]
[灰灰]
纲吉表示他不喜欢病娇!
————————————————————
emmmmmm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