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君

即使是这样微不足道小透明也想被人记住呀。

可披皮可爆ID,进群请仔细阅读群公告!!!

定期清人,不活跃的会被鲨,如果不常在线可以ID前加个请假,只需每个星期冒一次泡即可

不欢迎mdf和xzf!!!

群里面有很多太太,都很好说话

但是不要太自来熟,会让太太很尴尬

欢迎来玩啦

暗号:晒诡不用翻

【归乡组】黑皇帝会梦到愚者吗?

ooc,友情向

沙雕小甜饼

————————————————

罗塞尔最近总是做同一个梦

梦中弥漫着灰色的雾,雾中隐隐约约有道人影

“嘿,有人吗?”

一连几天都是这个场景,老实说,他有点发怵。

没想到那个人影居然动了!

卧槽不是吧大兄弟你究竟是人是鬼啊让我们保持这完美的距离不好吗我还年轻还有很多魔女等着我.......

一瞬之间,罗塞尔脑中飘过一句又一句的弹幕

人影都轮廓逐渐清晰,罗塞尔定睛一看,面前是个穿着双排扣风衣,戴着黑色礼帽的黑发褐瞳的年轻男子。

“咳咳......”于是罗塞尔立马端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你是何人?”

卧槽这句话,这个气场,我说出来好帅!逼格爆表啊!

年轻人笑了笑,摘下了礼帽:“我叫克莱恩·莫雷蒂,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周明瑞。”

什么???

你说你叫什么??

罗塞尔一个没绷住,露出大吃一鲸的表情。

仿佛被逗乐了一样,克莱恩眼中流露出狭促的笑意:

“我说....我叫周明瑞。”

老乡啊!!!

亲人呐!!!

我黄涛终于找到组织啦!!!

罗塞尔兴奋的搓手手:“小周同志你好!我是组织派来的先驱者黄涛!”

“那这个组织怕不是叫社会主义接班人,”克莱恩下意识吐槽道,“我们都是祖国的花朵。”

“花朵好啊花朵妙,”罗塞尔熟练的搭上克莱恩的肩膀,“小周同志,什么途径的啊?”

克莱恩微笑:“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占卜家而已,不值一提。”

哦,占卜家啊....

等等

嗯????

占卜家???

罗塞尔一下子松开了搭着他肩膀的手臂,面无表情:“给爷爬!占卜家我见一个打一个!”

“魔女的滋味真不错啊~”

青筋,暴起

“占卜家给爷爬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笑闹了一阵,慢慢平复了心情

克莱恩随手从历史投影中拽出两个懒人沙发,瘫在上面,手中还拿着肥宅快乐水,好不惬意。

“对了,小周啊,你怎么出现在了我的梦里?”咂吧完一瓶快乐水后,罗塞尔猛然想起这个问题

“别问,问就是源堡NB。”克莱恩指了指灰色的薄雾,又拽了一桶全家桶出来。罗塞尔眼疾手快的抢了俩鸡腿,然后冲着克莱恩龇牙笑。

“唉,我说,要不咱们面个基?”罗塞尔咂吧着鸡腿提议

克莱恩眼神飘忽,小声嘀咕:“那也得等你揭棺而起才行啊桃。”

“嗯?”罗塞尔没听清克莱恩的嘀咕,转头看了他一眼,“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克莱恩将话题叉过去,“桃啊,联机打游戏吗?”说着,从历史投影中拿出游戏机。

“什么桃!爸爸叫黄桃!”

“是是是,好的桃,知道了桃。”


他们漫无目的的互相扯皮,口嗨,联机打游戏,直到周围的灰雾变得浓厚起来。

罗塞尔忽然感到很困

“啊欠——”

他打了个呵欠,瘫在懒人沙发上不在动弹,懒洋洋的冲克莱恩摆了摆手,“我先睡会儿,回头继续啊......”

啪嗒一声,他手中的游戏机掉在了地上。


混合着月亮花和深眠花的香气弥漫,克莱恩睁开眼,重新回到现实。

漆黑的王座上,罗塞尔紧闭双眼,神色平静。

“梦境的安抚效果越来越差了,”轻柔的女声在耳畔响起,克莱恩侧过头,黑夜面纱笼罩下的阿曼尼西斯的脸庞若隐若现,“他被污染的更严重了,下一次进入,连你也会被污染。”

“我知道。”

克莱恩垂下眼帘,仿佛不愿意吵醒罗塞尔一般,轻声说道:“可是....至少....至少让他做个好梦。”


祂们最后凝望了罗塞尔一眼,离开了黑暗的陵寝。


黑皇帝做了一场永不醒来的美梦

梦里,有他的故乡。

fin

——————————————

是小甜饼,确信

【黑夜女神个人向】祂静静注视着

summary:祂在绯红的月光中眺望着回不去的故乡

是女神的个人向,个人理解,ooc预警

草生,我写的好迷幻。落泪

@aimania 

——————————————

她睁开眼,入目是绯红色的月光

“红色的....月亮。”

异常的月亮,异常的环境,异常的身体

我大概是穿越了。她冷静的想着,秀美的脸庞上不见一丝慌乱。

我要回家。

我一定要回去。

她看着绯红色的月亮暗暗发誓

巨龙,精灵,血族,巨人行走于大地,诸神所到之处掀起腥风血雨

人类被奴役,死亡如影随形

她看着这一切,低垂下眼眸

“若是喝下这魔药,我也可以拥有守护的力量吗?”

她看着绯红的月亮,喝下了不眠者魔药

非凡者注定与混乱和疯狂相伴

同伴一个接着一个失控死去

她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至少....至少让他们最后做一场梦。”

她这么想着,吞下了晋升的魔药

她成为了毁灭魔狼弗雷格拉的从神,厄运女神

“我要带走厄运,”她看着费雷格拉的唯一性,“但我不仅仅只要带走厄运”

“我要每一个人类在黑夜中都能拥有香甜的梦”

“我要人们不在痛苦中死去”

“我要....找到回家的路”

于是她向弗雷格拉伸出手

“你的唯一性,归我了。”

晋升真神的那一刹那,她在星空中回头看了一眼大地

蔚蓝色的星球安静的自转着,仿佛在嘲笑她永远也回不去的故乡

“我从未离开过”

“但我也永远回不去了”

她垂下眼帘,眼角划过一滴不易察觉的泪

“那就创造吧,创造一个新的故乡。”

绯红色的月亮无声无息的照耀着她,扭曲混乱的身影将污染投向大地

“我要.....让月亮重新变成银白色。”

“那将是故乡唯一存在过的证明。”

她隐藏在黑暗中,编织了一张又一张的网

她为罗塞尔编织了一场美梦

她为克莱恩保驾护航

她为女性争取权利

她守护每一个信徒

她是阿曼尼西斯,既是黑夜女神,也是史前遗民

她是一个永远也回不去故乡的人

【克中心】你们这些马甲是不是不太对劲?

沙雕ooc

提前给某灯的生贺@仅一人的小剧场 

含水仙元素,大概(?)

忘了是谁点了一篇克中心,就是这个了!欠债-1,快乐。一文多用✓

——————————————

1.

黑夜女神觉得愚者一家十分奇怪

作为一家之主的愚者不修边幅(?),源堡里面堆满了杂物

随手一掏还能掏出不少非凡特性:D

老大是道恩·唐泰斯,一位儒雅的中年绅士,表面上是个富豪,实际上.......

“全家最能花钱的就是道恩哥!”克莱恩拽着愚者的衣摆向他控诉,“天天开舞会!花钱如流水!更过分的是.....”说着说着,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他只会花钱!根本就不会赚钱!呜....”

愚者沉默,rua了rua克莱恩的脑袋,满脸沧桑。

“崽啊....我也只是一个穷神.....”

抱头痛哭.jpg

2.

老二名叫梅林·赫尔墨斯,此獠行踪不定,相貌成迷。不过每当他回家时,都会受到全家的热烈欢迎。

比如现在,夏洛克和克莱恩老远就瞅见梅林朝源堡走来。

“梅林哥!”夏洛克一个健步冲了过去,扒住梅林就不放手,“梅林哥!我想要金镑!”

“梅林哥!我也想要金镑!”克莱恩从另一边扒住梅林。

“亲爱的梅林酱,我许愿要有一大堆金镑!”道恩双手合十,满脸虔诚。

身上挂着两只猫身边竖着一只猫的梅林满脸疲惫

“我就知道你们不是真的欢迎我!”

梅林落泪

“你们只是馋我的奇迹师许愿!”

“爬!都给我爬!”

3.

老三是疯狂的海上冒险家,非凡特性现点现杀的格尔曼·斯帕罗

全家都都靠他供养,尤其是道某

又当爹又当妈,拉扯着猫猫们长大bushi

点名批评愚某和道某,只知道花钱不知道赚钱/指指点点

“哥,今天是父亲节,我们想对你说,您辛苦了!”父亲节当天,夏洛克拉着克莱恩跑到格尔曼面前十分深情的送上祝福

格尔曼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小老弟,你们怎么回事.jpg他一把拽住两只想跑的猫的衣领,脸上露出略显斯文的笑:“是不是道恩和愚者先生又对你们说家里没钱了?”

啊这。

两只猫抬头望天

格尔曼慢条斯理的戴上小饥饿,“丧钟”上膛

“是时候收割唯一性了。”

祝你们好运,赞美女神!

克莱恩和夏洛克一边对愚某和道某深表同情,一边在胸口点上四个繁星。

4.

老四是夏洛克·莫里亚蒂,是个侦探,不过干的都是找猫捉奸的活儿。

全家就他最喜欢拉着乖乖牌克莱恩四处搞事

奈何他跑得快

热衷于收集,看到什么都往源堡上面塞,导致源堡变成杂物堆的罪魁祸首之一!

“占卜怎么就不叫推理了呢!”夏洛克叉腰,“没听过玄学侦探嘛!”

“哇哦。”克莱恩坐在台下面无表情的鼓掌,“你好棒棒哦。”

5.

愚者家最小的就是老五,克莱恩·莫雷蒂,普普通通的历史系大学生,值夜者小队队员。

虽然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但是内心意外的十分活泼,槽点相当低呢。

似乎很热衷于作死,什么都想占卜一下,结果都占卜出来不得了的东西,还要靠愚者来可怜兮兮的修复自己的杂物堆源堡

女神之猫!

经常被黑夜家的某诗人垂涎,时不时被女神隐秘抓过去rua

“你看这个兔,这么傻,丢我们黑夜家的脸,”黑夜女神看着对克莱恩摇尾巴的伦纳德,面无表情的对着阿里安娜讲:“不如我们把他叉出去吧,阿里安娜。”

“赞美女神。”阿里安娜点了四个繁星,然后看着阿曼尼西斯又隐秘了克莱恩抓过来rua。

......

女神,恕我直言,您这个行为,有点像变态。

后续

愚者:我猫呢???我这么大一只克莱恩去哪儿了???

Fin

【伦克】如是我闻(上)

☞练笔作,在练如何写伦克。

☞“路人”视角,“路人”第一人称

☞伦死亡背景

☞勉勉强强算个生贺呜呜呜希望老师不要介意@宴榷 

————————————

1.

小镇上新搬来一家住户,屋主是一位长相斯文黑发褐瞳的年轻人。

当他前来拜访我们家的时候,是一个温暖的午后。我为他打开房门,他脱帽致谢,踏着碎金般的日光走进屋子。

“日安,美丽的小姐。”他从风衣中掏出一份打包好的迪西馅饼,双目含笑,“初次见面,我是新搬来的克莱恩·莫雷蒂。”

“您好,莫雷蒂先生。”于是我也报以微笑。

第一次见面,莫雷蒂先生的谈吐和举止给我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2.

在那之后,我时不时的会在小镇中心的广场上看见他,有时他会在那里喂鸽子,不过更多的时候,他都会捧着一本书。

那究竟是什么书呢?

在我提出疑问后,莫雷蒂先生先是一怔,随后大大方方的给我看了那本书。

那是一本诗集,没有名字,只是简简单单的标注了一个作者名:伦纳德·米切尔。

是个没听过的名字呢。我心想,大概是某个不出名的诗人吧。

要说诗歌我还是比较喜欢罗塞尔大帝的诗歌。

我将那本书还给了他,书的书页已经泛黄,书角却被人很小心的抚平,一看就知道被人好好的珍惜着。我随口问道:“莫雷蒂先生很喜欢这本书吗?”

莫雷蒂先生低头看着这本诗集,手指摩挲着那个诗人的名字,眼中流露出些许思念。

“是的,”他抬头冲我笑了一下,“这是我最喜欢的诗人。”

3.

依照社交礼仪,我应该带着礼物回访莫雷蒂先生。

莫雷蒂先生似乎很喜欢甜食?我一边回忆着莫雷蒂先生经常捧着的甜冰茶,一边将手中的甜点递给他 。

“谢谢!”莫雷蒂先生笑着接过甜点,我没有错过他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惊喜。他侧过身,对我发出邀请:“要进来坐坐吗?”

我虽然好奇莫雷蒂先生的家里究竟是什么样子,但还是先矜持的说了几句客套话。

......

说实话,我们没想到莫雷蒂先生的家居然会布置的这么温馨

毕竟很少有单身男士会注重房间布置。

玄关的柜台上放着一副红手套,一看就是旧物了,色泽都变得像干涸的血一样,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我注意到地上有两双拖鞋,款式都是男款。

莫雷蒂先生在和另一位男士同居吗?

我突然很好奇。

“你想喝点什么?”莫雷蒂先生从厨房探出身子,“红茶还是咖啡?”

“红茶,谢谢。”我礼貌的冲他点了点头,随后接着打量莫雷蒂先生的家。

不得不说,莫雷蒂先生家里的书是真的多,我匆匆扫过一眼,发现种类还挺齐全,像什么《格罗塞尔游记》,《罗塞尔日记》,《三年真神五年旧日》之类的。不过最多的还是诗集。各种诗人的诗集密密麻麻的排了半个书架。

“莫雷蒂先生很喜欢诗歌呢。”思来想去,我决定以这句话来开启一段聊天。

没想到莫雷蒂先生居然摇头

“叫我克莱恩就好了,”克莱恩看着书架上的一本本诗集,眼中漾出些许笑意,“这些书不是我的,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的。”

朋友?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表情

大概是爱人吧。我恍然大悟,只有是爱人才会露出这种幸福的笑容啊,我在心中感慨。

我体贴的带过这个问题,笑了笑,顺着话题聊下去:“她一定很喜欢读诗吧?”

克莱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我诧异的看着他,克莱恩摆了摆手,略微止住笑意:“不好意思,我刚刚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我好奇的微微前倾身体

不料克莱恩听到我的询问后反而笑的更大声了,好不容易等他停住大笑,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微微有些奇异。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那个表情,大概就是那种,极致的温柔与悲哀吧。尽管克莱恩在笑,我却无端的感到一丝悲哀。

“他...倒也不是喜欢读诗,而是,不得不去背诗吧。”克莱恩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杯子上的L字母,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露出了十分寂寞的表情。

那位先生现在不在这里吗....?

我很想询问下去,克莱恩却摆了摆手,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笑容

“剧透就没有意思了,不如来猜一猜?”

什么嘛,说一半留一半

真讨厌。

我气鼓鼓的想

Q:更新啦!!!嘀嘀叭叭催更

咕咕咕!咕咕咕!您的鸽子精已经上线!

【生草向】假如白造脑抽之后

summary:如果白造脑抽之后.......

☞生草文学!沙雕ooc

☞迫害老父亲!

☞脑洞来源于@screwy raven 的口嗨!

——————————————

1.

白造生下阿蒙的时候,天上飘着细雪,祂一时触景生情,对着旁边的萨斯利尔感慨:“唉...要是现在有伏特加就好了。”

萨斯利尔已经习惯祂的主嘴里吐出奇奇怪怪的字眼,眼观鼻鼻观心,捧着那捧单片眼镜问道:“主,您该给祂取名字了。”

  "伏特加!"白造叹了一口气,"好想要伏特加啊......"

  萨斯利尔默默掏出小本本

  "x年x月x日,主诞下二子,名为伏特加。"

2.

  "父亲,"小阿蒙,啊不,小伏特加(?)睁大双眼看着白造,"为什么我的名字是伏特加?"

  白造默然

  "你本来可以叫阿蒙的,"祂忧伤地45°角看向天空,"都怪你夏娃啊不,萨斯利尔听错了我的意思。"

  正在改公文的萨斯利尔缓缓打出问号

  主,您再看看上一段,您哪点提到"阿蒙"这两个字?

  萨斯利尔觉得这锅祂不能背

  于是祂把笔一摔,公文从天而降,压在白造身上。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祂微笑,随即补充了一句,"这是您教我的。"

  白造,卒

3.

  第五纪

  因蒂斯执政官正在翻看一本第四纪历史书。

  "......第四纪的有名家族如图铎,伏特加......"

  等一下,刚刚看到了什么?!

  罗塞尔仔细地又看了一遍,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哪位老兄这么有才取名为伏特加??!"

  心理学隐身的老父亲微笑着在小本本上记了罗塞尔一笔。

  我尸骨教堂的墙壁必定有你一个要填进去!

  记仇.jpg

4.

  源堡之上,刚刚了解到第四纪某些隐秘的克莱恩看着手中的那一页罗塞尔日记,上面写着:

  "......远古太阳神有两个儿子,空想天使亚当,其为救主;时天使伏特加......"

  噗

  克莱恩喷出一口甜冰茶

  什么玩意儿???

  伏特加???

  是毛子石锤???

厉害,厉害

你们远古神真会玩:D

————————————

端午节我来水更新啦嘿嘿嘿